版权所有 © 2018  江西正合环保集团  备案号: 赣ICP备18004424号-1    中文网址:正合环保集团.网址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南昌

关注我们

联系正合

地址:江西省南昌市施尧路天使水榭湾南区21栋-1
网址:www.zhhbjt.cn  正合环保集团.网址
电话:18970882697
邮编:330001

扫描二维码

人民日报:江西不断完善相关生态保护补偿机制 赣鄱大地 展现盎然生机

(来源:人民日报客户端江西频道  朱磊)
        提起江西,很多人会想到巍巍井冈山、悠悠于都河。漫步赣鄱大地,除了感叹曾经的岁月峥嵘,更会惊叹于江西的山峦壮美、江河秀丽。
 
        2016年,江西省获批成为首批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之一。让我们从每一滴水、每一棵树中,去寻找江西的绿色发展成果。
 
        8月的鄱阳湖,烟波浩渺,苍鹭等夏候鸟云集。“再过4个月,大批候鸟就会来鄱阳湖越冬,到时再来看看我们的白鹤。”江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大汊湖站站长林发荣说。他最近正忙着筹备第二届鄱阳湖国际观鸟周活动。谈及候鸟,他兴奋不已。
 
        如今的鄱阳湖流域,是近70万候鸟的乐园。在大汊湖站工作了10多年,从打击非法捕猎活动,到宣传观鸟爱鸟、救助伤鸟,林发荣说,“随着生态环境好转、群众环保意识增强,我们的工作重心都发生了转变……”
 
建好机制,让生态环保意识深入人心
 
        江西辖内水系发达,河流多达2400余条。为保护河流水质,江西正在探索“成本共担、效益共享、合作共治”的长效治理机制。
 
        7月30日,宜春市奉新县。清风拂过南潦河,碧波荡漾的水面上,不时有鸟儿掠过。不远处,垂钓的人三五成群。漫步河边,
 
        奉新县赤岸镇党委书记易德明感叹:“5年前,潦河不少河段还是Ⅴ类水质,鱼虾难生,如今这里已达到Ⅲ类水质。”
 
        作为河段长,易德明每天都要定期巡视自己的责任段。在他看来,相关生态环保政策的倒逼,是潦河变清的主要原因。“河长制实施后,河道范围内的养殖基地、采砂场、化工厂等逐步退出,仅河道采砂场就拆掉了50多家。”易德明说。
 
        同时,自2018年11月以来,宜春市生态环境局会同市财政局、市水利局、市发改委等多个部门,针对每条河流的本底情况,组织赣江、锦江、潦河等6河流域9县3区为行政主体,“量身定做”了14份上下游横向补偿协议。
 
        2019年、2020年,宜春分别兑现了3850万元和1640万元的县级流域横向生态补偿资金,还与九江市修水县、南昌市安义县签订了跨设区市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协议,即下游对上游作出环保补偿。
 
        2019年初,《江西省建立省内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实施方案》出台。截至2020年底,全省签订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议90份,80%以上县(市、区)建立起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,基本形成流域上下游联动协同治理的工作格局。
 
        截至目前,江西全面完成试验区阶段性任务,35项改革成果列入国家推广清单,山水林田湖草沙保护修复、全流域生态补偿、河湖林长制等改革走在全国前列。
 
        江西生态环境质量,在高水平基础上持续改善。2020年,全省森林覆盖率稳定在63.1%,已实现“国家森林城市”“国家园林城市”设区市全覆盖。空气优良天数比例达94.7%,国考断面水质优良率达96%,全省地表水监测断面水质全部达到Ⅳ类及以上。
 
统筹规划,推进生态环境系统治理
 
        登高远望,满目苍翠。如果不是几处刻意保留的开采遗址,很难相信,位于赣州市寻乌县上甲村的柯树塘,曾是另一番景象
 
        上甲村村民向记者讲述了柯树塘的过去——作为稀土产区,柯树塘周边由于过度开采,矿山遭到破坏,留下遍地的矿灰、深不见底的浸泡池,以及寸草不生的酸性土壤。
 
        2016年,寻乌县成立了山水林田湖办,协调矿管、土管、水保等相关部门,投入老矿区整改工作中。
 
        土壤铺上雪白的石灰中和酸性,再混合优质红壤,成为富含有机质的沃土;撒了草籽的草甸覆膜,盖在土地上就能固土保水,绿绿的草芽冒出了头;先是一丛丛灌木越来越茂盛,再是挺拔的松树茁壮生长……
 
        “柯树塘治理,各部门不再各司其职,而是在山水林田湖办统一协调指挥下,取得了显著成效!”寻乌县发改委以工代赈办主任谢军表示。
 
        在九江,记者看到了另外一个版本的生态环境系统治理。
 
        早上5点,陈和朋准时醒来。洗漱后,他麻利地换上蓝色工作服前往工作地。夏季,位于九江瑞昌市的亚东生态园内色彩丰富、充满生机,绿色的辣椒、紫色的茄子、红色的西红柿,豆角在藤架间生长……
 
        这片占地150余亩的生态园如今的样子,让人很难想象它之前是矿山取土区。“之前这片地什么都没有,车一开动尘土飞扬,下雨天就是一个个水坑。”对于当时的景象,陈和朋记忆犹新,他最早就是在长江边采砂,后来又到亚东水泥厂当取土工。
 
        2017年开始,亚东水泥厂先后投入5500余万元,完成了生态农业园、智慧矿山等建设,传统的取土程序大大精简。“我当时一琢磨,不会要失业了吧?”陈和朋笑道,不成想这次非但没有失业,2018年1月他还成为生态园的一名绿化员,开启了他的“田园梦”。
 
        受损的山体披上“绿衣”,渐渐满山叠翠;曾经尘土飞扬的矿山开采场,经过全密闭管理,实现了安全、绿色、高效开采;
 
        四级沉淀池集水土保持、沉砂净化、水循环利用于一体,实现废水零排放……作为江西矿业大市,九江正在通过系统治理的整体思维,打造绿色矿山。
 
        “由南自北,以点带面,形成了昌铜高速生态经济带、吉安百里赣江风光带等示范亮点,让一体化保护和系统治理的方式成为常态。”江西省发改委生态文明处处长肖礼圣介绍,江西全面实施国土绿化、森林质量提升、湿地保护修复等重大工程,构建整体性生态屏障,仅治理恢复湿地,“十三五”时期便达到7.5万亩。
 
生态优先,发展绿色经济
 
        赣州市定南县有两个标签,一个是畜禽养殖大县,一个是赣粤交界县,东江源头水从这里交汇出省界。
 
        为保护绿水青山,自2016年起,定南开展养殖污染防治行动。没想到,竟然倒逼出一个绿色产业体系。
 
        2017年,在深圳等地做生意的钟金良回到定南县杨眉村,可眼前是一片荒芜的采矿废弃区。和合作人一起,他希望能为改变家乡生态环境出一份力,在这里建设一个现代化的沼气发电厂。“当年,由于稀土开采,土壤有机质几乎为零。”指着连片起伏的绿荫,钟金良告诉记者,短短两年时间,一个全新的生态循环农业园在这里建立起来。
        通过畜禽粪污进行沼气发电,沼渣生物发酵产生有机肥,肥沃土地后,种上耐贫瘠的皇竹草,收割后成为优质饲料——如此闭环操作,养殖产生的相关问题迎刃而解。“去年,有机肥卖了1.4万吨,发电1800万千瓦时,仅这两项就能带来不少收入。”钟金良介绍。
 
        在定南县正和生态循环农业园,6个大发酵罐,可以日消纳800多吨粪污。“目前,已与全县112家畜禽养殖场签订了粪污量化搜集处理协议,全县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达到99.7%。”定南农业农村局局长黎先建说。
 
        数据显示,近年来定南东江流域出境断面水质均值在Ⅲ类以上,土壤质量也在不断改善。
 
        一片片梯田里,水稻正抽着新芽,几只白鹭行走在水田里,寻觅着螺虾。站在田埂上的赣州市石城县高田镇干部陈亦茹告诉记者,高田镇是琴江的源头,境内森林覆盖率较高,培育出品质独特的“石城贡米”,年产值约1800万元。
 
        上饶市依托绿色生态优势,加快发展全域旅游。2020年全市接待旅游人数2.1亿人次,实现旅游总收入2194.5亿元。
 
        秉持生态优先的原则,更开阔了江西的发展视野。按照“资源统一整合、资产统一营运、资本统一融通”的原则,江西建立“两山银行”“湿地银行”“森林银行”等金融服务中心,尝试将碎片化生态资源收储整合,形成优质高效资源资产包,推动生态资源变现。抚州市资溪县“两山银行”成立半年多来,全县新增生态产品价值权益贷款14.3亿元。